占卜师

占卜师

占卜师把乌龟抛到地上——

“卧槽!又是肚子朝上!”

连续很多天都这个卦相,要不是这只龟陪他长大,占卜师早就把他宰了,剥了壳来作正式占卜。

“好吧…今日依旧不宜开荤。”脚步虚浮的占卜师摸摸肚子,去厨房里煮蔬菜汤。

院子里那只鸡踱过来,帮乌龟翻了个身,悄悄说了句谢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