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

我知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

我知道昨天晚上做了什么

2020年4月1日21:40:36
原作家:庄秦
http://www.99csw.com/book/7957/275765.htm

车轮从地上的女人身上碾了过去,然后他又倒车,在女人的身上碾了一次又一次。

楔子

深夜,一辆白色的宝马无声地停在一幢豪华别墅前。罗鼎燃下了车,对司机老何说了几句话后,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向别墅走去。副驾座上的张秘书点上一根烟,也下了车。接着,宝马静悄悄地驶离了别墅,而张秘书也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。

别墅里灯亮了,过了一会儿,灯又熄了。这里恢复了宁静,就像从来没有人到来过一般。

第1节

清晨,罗鼎燃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冷月集团。当他下车的时候,几个公司员工都诧异得看着他,心想罗鼎燃今天怎么没乘坐老何驾驶的宝马车来公司。罗鼎燃显然看出了手下的疑惑,他耸了耸肩膀,解释道:“老何的老婆生病住院了,他要去照顾。我又不会开车,所以只好坐出租车来上班了。”

了解罗鼎燃的人都知道,他确实不会开车,也不愿意去学开车,因为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交通工具,就是汽车。

冷月集团是这个城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之一,罗鼎燃则是冷月集团的董事长,身家上亿。巷尾传闻中,他一直被称为这个城市排名第一的金牌王老五。八年前的一个深夜,罗鼎燃的妻子张薇在过马路的时候,被一辆没有牌照的黑出租撞倒在地,浑身抽搐。出租车司机担心会因此坐班房,为了消灭人证,干脆再次倒车,让车轮反复从张薇的身上碾过……张薇当场死亡,而那个出租车司机将车送到汽修厂修理的时候,修理工看到车轮上的血迹后报了警,才捉住了凶手。

在这之后,罗鼎燃再没有续弦,人生的三大喜事,升官发财死老婆,罗鼎燃在八年前终于实现了最后一项,又何必让自己再陷婚姻的牢笼呢?这世道,只要有钱,还怕没女人吗?

罗鼎燃挺了挺胸膛,很气派地走进了冷月大厦。刚走进董事长办公室,就看到桌上摆着一封特快专递。信封上没有邮戳,也没有落款,只写了五个字:“罗鼎燃亲启。”

捏了捏信封,里面应该是张纸片。

罗鼎燃接通了内线电话,找到了办公室外的张秘书,问:“我办公室里的那封特快专递是谁送来的?”

“呃……特快专递?”张秘书很诧异,显然,他并不知道特快专递的事。

罗鼎燃撕开了特快专递的封口,里面是张雪白的纸片,上面只写了一行字:“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!”

看到这行字,罗鼎燃大惊失色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一行汗液不知不觉从额头滑下。他呆坐在老板椅上,心中呯呯乱跳,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迸出来。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好半天才平静下心绪。他拾起了电话,惊惶地对张秘书说:“快,快把老何叫来,还有昨天那个叫美美的女孩!”

第2节

董事长办公室里,罗鼎燃吃过了一粒速效救心丸后,已经镇定了许多。他的目光缓慢扫过低垂着头颅的张秘书、咬着指甲的老何、还有那个叫美美的漂亮女孩。美美似乎并不了解事态的严重性,她眼睛一眨一眨地打量着办公室里到处摆放的名贵古董,心中满是好奇。

罗鼎燃从特快专递信封里拿出了那张纸片。

“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!”

字是打印的,但最后的一个惊叹号,却是用红笔手写的,看上去怵目惊心,就像是用鲜血书写的一般。

三个人同时脸色大变,美美甚至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。司机老何颤抖着声音说:“难道……昨天晚上我们做的事,被人看到了?”

“不可能吧……”张秘书迟疑得说,“那个地方在荒郊野外,又是半夜三更,哪会有人看到?”

罗鼎燃盯着老何的眼睛,问:“宝马车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老何垂下头,怯生生地回答:“昨天我送到了我妻弟开的修理厂,正在修理。不开发票,钱多给一点,没问题的。”

“好!不错!老何办事,我放心。”罗鼎燃说道。接着,他转过头来,说:“现在我们在明,寄信来的人在暗。所以我们只能以静制动,等待那个人的下一步行动。”

大家点头称是之后,罗鼎燃示意大家先不要轻举妄动。他对张秘书说:“这几天你就装作没事那样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然后,他又对美美说:“既然我们一起遇到了这样的事,你以后就跟着我吧,别去夜总会做事了。我保证在我这里,你挣的钱不会比在夜总会里挣得少。”最后,他对老何说:“宝马车在修理厂里,暂时用不了。我对别人说,你老婆生病了,你在医院里照顾,所以我才没用车的。这几天你就别再露面了,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老何愣了一下,才木讷地点了点头,说:“好的,罗董,我就照您的意思做。”

三人正要离开办公室,前台小姐突然打了个电话进来,说外面又来了一封特快专递,指名要求罗董亲启。

罗鼎燃眉头皱了起来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,那个人下一步的行动来了。”

很快,特快专递被送了进来,这是一封同城快递,同样没有落款。罗鼎燃撕开信封,里面轻飘飘地落出几张照片。

照片上,灯红酒绿中,艳舞缭绕,罗鼎燃正将一枚蓝色的药丸塞进了嘴里。下一张照片,罗鼎燃在舞池里与一帮红男绿女群魔乱舞,放浪形骸。再下一张照片,罗鼎燃使劲摇着头,双目微闭,一副陶醉的模样。

照片背面还有人用圆珠笔写了两行阿拉伯数字。上面一行写的是20万,下面一行则是一个银行账号。

罗鼎燃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,说道:“原来,是为了这个事来找我的麻烦。”他长长地吁出一口气。

前一个晚上,在那件事发生之前,罗鼎燃、张秘书在大富豪夜总会里认识了美美之后,一起吸食了*,还有K粉,痛快玩了一个晚上。看来昨天晚上他们在夜总会里玩的时候,被某个准备敲诈的人看到后,拍下了照片,还狮子大张口勒索了20万现金。

说实话,吸食已经是昨天的事了,而且这几张照片也不能说明他吞服的药丸就是。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罗鼎燃正与几家公司竞价收购城郊的一块土地,要是这些照片流落出去,绝对会对冷月集团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。

罗鼎燃沉吟片刻,对张秘书说:“你去准备这20万吧,打到这个户头去。”

张秘书答应了一声,却说:“如果钱打过去了,那个人不还底片,还继续敲诈呢?要是成了无底洞,那就不好了。”

罗鼎燃想了想,觉得张秘书说得也对,于是大手一挥,说:“那我叫财务的人把钱先送到办公室里来备用。你们先出去吧,我再想一想。”

第3节

美美最先离开了办公室,当她一走出去,罗鼎燃就叫过了张秘书,说:“你跟着她,看她和什么人接触。”

“哦!你怀疑她?”张秘书问道。

罗鼎燃点了点头,说:“昨天我们俩进了夜总会,老何一个人在车上等我们。美美是我们昨天才认识,也是她提议买*的,所以很有可能是她设了这个局让我们跳。刚才我们已经说了担心给了钱拿不到底片,如果这件事真和她有关系,她一定会与同伙联系的。”

“罗董真是神机妙算。”张秘书谄媚地说道,然后贼眉鼠眼地跟在美美身后,走出了办公室。

等张秘书离开之后,罗鼎燃又对老何说:“你跟在张秘书后面,看看他会和什么人联系。”

“你也不放心张秘书?”老何诧异地问。

“呵呵。”罗鼎燃笑了一声,说,“在这个世界上,谁都不能相信的。”

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办公室,罗鼎燃点上了一根烟。然后靠在老板椅上小憩了一会儿。期间,他接到了几个电话,每次他接完电话,心情都会好上一点。

下午的时候,前台小姐打了个电话进来,说有个年轻人求见。罗鼎燃问了问那个年轻人的相貌后,示意前台小姐赶快让他进来。

这个年轻人剃了个平头,头发很浅,几乎露出了青色的头皮。他看到罗鼎燃后,说道:“罗董,我叫刘平,我就是给你寄相片的人。”

“哦?”罗鼎燃瞪大了眼睛,“你居然敢到这里来?”

刘平微微笑了一下,说:“罗董,没有万无一失的准备,我也是不敢一个人到你这里来的。照片和底片,我都藏在一个朋友那里,你把钱给我,我马上叫快递公司的人把钱送到朋友那里。同时,快递公司会在我朋友那里拿到底片,给你送过来。我会一直呆在这里,直到你清点好底片我再离开。”

“你就不怕我拿到底片后不放你走吗?”罗鼎燃对眼前这个小伙子的胆量感到有些佩服。

“呵呵。”刘平说道,“我既然来了,就不会害怕的。我已经得了晚期癌症,还剩一个月的生命。早一个月死,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解脱,要是你不放我走,或许我还会感谢你的。”

这下罗鼎燃没辙了,刘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就在这时,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罗鼎燃拾起电话,问道:“你的事办好了吗?”得到了回答之后,他又问:“现在你在哪里?哦,已经到公司了?快上来!”

“谁来了?”刘平诧异地问。

罗鼎燃微微一笑,说:“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
几分钟后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女人被推了进来,是美美。在她身后站着的,正是张秘书。

刘平脸色大变,张开嘴来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张秘书将一叠照片扔在了桌子上,还有一卷底片。他冷冷地说道:“罗董,我照您的意思跟踪美美,一出大厦,就看到她和这个平头男人碰了头。然后他们一起回了家,接着这男人就来到了冷月大厦,而美美一直呆在屋里。我闯进她家里,就找到了这些照片和底片。”

美美的脸上满是瘀伤,想必张秘书在寻找照片的时候,没让她少吃苦头。

刘平见状,一屁股弹了起来,想要冲出办公室,却被张秘书一脚蹬在胸口上,趴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,张秘书除了担任秘书一职外,也是罗鼎燃的私人保镖,拳脚功夫甚是厉害。

罗鼎燃微笑着对张秘书说:“接下来的事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
张秘书点点头,答道:“当然。”他也露出很优雅的微笑。

第4节

几个彪形大汉将刘平和美美带出了办公室。罗鼎燃知道他们会把这两个企图勒索他的人带到哪里去,肯定是地下室,在那里,张秘书会好好修理他们的。

罗鼎燃点上一根烟之后,用打火机销毁了所有的照片与底片。他一边吐着烟圈,一边设想着张秘书会怎么处理刘平和美美。不知道是用塑胶袋蒙住脑袋让他们窒息而死呢,还是用一把插满钢针的刷子,一层一层刷掉他们的肉直至露出白骨。他比较喜欢后面一种做法,这会让那两个王八蛋死的更缓慢一点。

罗鼎燃闭目养神,摇头晃脑。其实在昨天晚上那件事发生之后,他就想杀了美美灭口,不过昨天夜里,美美在床上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,他甚至萌生了包养美美的念头。没想到这女孩竟然勾结了外人来勒索他,真是让他太生气了。此刻,他几乎听到了美美和刘平跪地求饶的声音,他微笑了。

正当罗鼎燃正高兴的时候,桌上的电话又响了,前台小姐说,外面又来了一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员。这一次快递员说,客户要求一定要当面把特快专递送到罗鼎燃手里。

又是特快专递?这次的信件又会是什么内容?罗鼎燃有点好奇,于是让快递员走了进来。

快递员有点矮,戴着玻璃头盔,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。在头盔上,还有一个明显的标记,上面写着:一日到快递公司。

他一见到罗鼎燃,就说:“投递特快专递的客户说了,我一定要把这封信亲手送到您手里。他还说了,您看了信件内容后,一定会寄点东西让我带给他,他就在公司里等着的。”他的声音很尖细,大概还是个孩子吧。

罗鼎燃签了字,取过了信封。撕开胶纸封口,罗鼎燃看到里面有两张照片,拿出一看,他不禁大吃一惊。

第一张照片,是一个女人尸体的特写镜头,衣物凌乱,鲜血直淌,身上还有几道明显车轮碾压的痕迹。另外一张照片,是一辆宝马车停在汽修厂里,车头有点凹陷,上面似乎还沾染了一些血迹。而宝马车的车牌号码很清晰,正是罗鼎燃的私人轿车。

信封里还有一封信,上面写着:“把20万现金交给这个快递员,我的朋友在快递公司附近等着他。快递员回了公司,我的朋友会与他联系,然后取走这些钱。当然,我的朋友会把底片交给快递员,让他再跑一趟,把底片给你送回来。你没有选择,要是他没带钱回来,我的朋友马上就会把照片寄给警察。”

看了信,罗鼎燃的身体颤抖了起来,他回想起昨天从大富豪夜总会出来之后,发生的那件意外。

第5节

昨天夜里,罗鼎燃与美美、张秘书吸食完*之后,又喝了很多酒。走出大富豪夜总会,他们上了老何的车。回去的路上,几个人意犹未尽,还思量着想再玩个开心。老何在车里放了一段节奏强烈的摇滚乐,美美随着音乐摇晃起脑袋来。突然间,她指着老何手里的方向盘说:“我也要开车!”

听了美美的话,罗鼎燃也借着酒劲说:“老何,让美美开会儿车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你们喝了酒,还吃了药啊……”老何是个老实人,怯懦地说道。

罗鼎燃觉得老何拂了自己的意,很不高兴地说:“叫你让开,你就让开!”

“那……好吧,我把车开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再换美美小姐吧。”无奈,老何只好打了一下方向盘,将车向郊区驶去。

郊区的国道上,只有罗鼎燃的宝马车在路上飞驰,道路两边没有路灯,车前灯像把利剑一般,劈开了浓得如胶水般的黑暗。

美美坐在方向盘后,痛快得尖叫着。过了一会儿,她把车停在了路边,对罗鼎燃说:“罗董,你也来开会儿车吧。”

罗鼎燃的神情变了变,他是最不喜欢开车的,他总是忘不了八年前,他的发妻张薇是怎么死在别人的车轮之下。

见罗鼎燃有些迟疑,美美不禁问:“怎么了罗董,你不会开车吗?还是你不敢开车啊?胆子这么小啊!”

“谁说我胆子小?”罗鼎燃的酒劲又上来了,他换到了驾驶台前,点燃了火,说:“我就给你看看,我会不会开车!”他轰了一脚油门,宝马向前飞驰而去。

“砰!”的一声,车停了下来。罗鼎燃将车刚开出十多米,就感觉宝马的车头撞到了什么东西。同时,他也听到了老何发出的尖叫。

摇下车窗,他看到车前躺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,正抱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。

“罗董,刚才这个女人横穿马路,正好被你撞到了!”老何着急地说道。

下了车,罗鼎燃也清醒了。他看到车前躺着的女人衣衫褴褛,大概是个讨口要饭的流*吧。

张秘书在他身后,喃喃地说道:“这可不好了,要是警察来了,一定会对你的血液进行酒精测试。他们不仅会在你的血液里检测出酒精超标,还会测出你吸食了*和K粉……”

罗鼎燃回头对老何说:“一会儿警察来了,就说是你开的车。我会花大价钱为你辩护的,你在监狱里最多呆两年就会出来。”

“使不得啊!使不得!罗董,我的老婆得了病,还要我照顾的,我进了监狱,她可怎么办啊?”老何叫了起来。

这时,躺着地上的流*人突然呻吟着叫道:“我认识你……你是罗鼎燃……冷月公司的老总……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照片……”

罗鼎燃望向流*,眼里燃烧起一团凶光。

他对张秘书说:“撞伤了人,要赔多少钱?”

张秘书说:“要是撞得成了残疾,你要负责赡养她一辈子。”

罗鼎燃点了点头,狠狠地说道:“好,那还不如撞死她,一了百了!”他钻进了宝马,发动了轿车。车轮从地上的女人身上碾了过去,然后他又倒车,在女人的身上碾了一次又一次。女人的呻吟声终于消失了,美美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呕吐了起来。

罗鼎燃示意张秘书与老何,一起将这个流*人的尸体搬到了路边,掩藏在茅草丛中。这里是荒郊野外,根本没有人住在附近,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尸体的。

一切搞定之后,罗鼎燃才心有余悸地吩咐老何开车把他们送回了城里。

第6节

看着眼前这封信,罗鼎燃感觉自己心中最隐秘的一个角落,被人无情地扒开了,所有肮脏的东西都暴露在阳光之下。他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呼吸,连忙深吸了几口气,对那个快递员说:“你先在外面等我几分钟,我一会儿叫你,你再进来。”

罗鼎燃拾起话筒,给老何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里,他问道:“老何,你刚才跟踪张秘书的身后,真的看到他走进了一家快递公司?”

老何答道:“是的,他找到了美美的家之后,就去了那家叫“一日到”的快递公司。我也问了,他那封信是寄回公司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罗鼎燃沉吟片刻,说:“现在快递公司的人已经到了,张秘书寄给我的东西,竟然是两张照片。一张是昨天那个女人的尸体,还有一张是宝马车在汽修厂里的照片。”

“啊!”老何显得很恐惧,“张秘书想干什么?难道他想敲诈你?”

罗鼎燃苦笑道:“是的,他想敲诈我20万。今天上午,他知道财务室正好提了20万现金送到我的办公室里来,难怪他提出了这么多金额。”

“那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老何问道。

“当然是杀了张秘书!他还能留在这里吗?”罗鼎燃狠狠地说道。

“可是……底片呢?”老何非常担忧,声音都有些颤抖了。

是啊,底片还在张秘书的同伙那里,现在就杀了他,要是他的朋友把底片寄给警方,那可不得了了。

老何想了一会儿,对罗鼎燃说:“罗董,要不这样,你先把钱交给这个快递员,他一离开大厦,我就在后面跟踪他,找到张秘书的同伙。你知道的,我在进公司前,干了20多年的特种兵,我绝对放不过他们!”

看来只有这么做了。要说自己的手下,也只有老何最让人放心了。罗鼎燃将快递员叫进了办公室里,将装满了20万现金的皮箱交给了他,说:“你快回快递公司去,把皮箱交给让你寄信的人!”

第7节

罗风是个彪形大汉,他是张秘书的手下。但没有人知道,其实他是罗鼎燃的堂弟。他之所以一直在公司里担任打手,都是罗鼎燃安排的,让他在下面搜集公司里是否有不利于罗鼎燃的传闻。

罗风与张秘书将吓瘫了的美美和刘平架到了地下室,在地下室里,有一套罗鼎燃从国外买回来的特殊刑具。今天处置美美和刘平的刑罚,是张秘书设计的。他们将两个受刑人绑在了椅子上,然后给他们注射了局部麻醉的利多卡因,然后用刀片在两个人的背上练习起雕刻的技术。

张秘书雕刻的是一只老虎,但怎么看上去,都像是一只猫。而罗风雕刻的是一个萝卜,他觉得有个萝卜啃着吃,比什么老虎实惠多了。

有一台摄像机正对着美美和刘平的后背,而一台监视器就放在他们的面前。虽然他们感受不到后背上的疼痛,却可以从监视器里看到张秘书与罗风在他们身上所做的一切。所以,两个人的身体都使劲地颤抖着。

鲜血汩汩地从美美与刘平的身上涌了出来,然后流进了下水道里。张秘书一边雕刻,一边说:“你们看到墙边有什么了吗?那里有斧头,过一会儿我会拿来肢解你们的尸体。那里还有粉碎机和绞肉机,我会用来磨碎你们的骨头,搅烂你们的肉。最后,你们会从下水道消失,就像你们从来没来过这世界一般。”

美美和刘平发不出尖叫,只能发出呜咽的含糊声音,因为他们的舌头早就被张秘书用老虎钳拔掉了。

“呵呵,还是拔掉了舌头才好玩啊,不然这里真会被吵死的。”张秘书笑呵呵地对罗风说道。

罗风腰间的手机突然铃声大响,他看了一下号码之后,对张秘书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过了一会儿,罗风端了一杯冰红茶进来,递给张秘书,说:“累了吗?”

张秘书接过冰红茶,痛快地喝了一口,说:“累什么累啊?真过瘾!”不过,他不知道,这是他这辈子说的最后一句话,他也不知道这杯冰红茶里掺进了强效麻醉*。

在他晕倒之前,听到了罗风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:“刚才那个电话是罗董打的,他让我好好对付一下你。以前所有的刑罚都是你设计的,这一次我会好好设计一个特别的刑罚来处置你。我会让你保持清醒,然后剥掉你的皮,最后一刀一刀割掉你的肌肉……当然,我不会忘记先割掉你的舌头,不然这里一定会被你的惨叫吵翻天的!”

第8节

罗鼎燃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,他一直在等待着老何的电话与快递员送来的底片。

老何打过几个电话回来,说已经看到快递员回到快递公司,也看到一个剃着平头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近快递公司,然后拎着皮箱出来了。而快递员又拿着一封快递出了公司,正向冷月大厦赶来,想必信封里就是照片底片。

罗鼎燃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吩咐老何跟踪那个男人,等走到四下无人的地方,就干掉那个男人,然后把20万现金带回公司来。

足足过了两个小时,前台小姐终于打进了电话,说快递公司的人到了。

罗鼎燃连忙让快递员进办公室,他一边签字,一边向戴着头盔的快递员埋怨:“怎么这么久你们才过来啊?足足两个小时……”

快递员委屈地说:“是客户让我们这个时候送过来的。我们公司离你们冷月大厦不算太远,而且我还是开车过来的。”

“哦?”罗鼎燃隐隐感觉有些不安,但他还是打开了信封,里面轻飘飘落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片,还有两张照片。

一张照片是茅草丛里的女尸,另一张照片是汽修厂里的宝马。不过,这两张照片与上一封特快专递里的两张照片拍摄的角度完全不一样。

这是怎么回事?罗鼎燃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“砰砰砰……砰砰砰……”有人在敲办公室的大门。进来的是罗风,他一看到罗鼎燃,就说:“哥,我已经处理好了张秘书的事,这是我在他的储物柜里发现的东西,您看看。”他递给罗鼎燃一个数码相机。

调出数码相机里的照片,里面有两张,正在这最后一封信里的两张照片,角度一模一样。不用说,这封信里的照片,正是从张秘书的数码相机里冲洗出来的。

罗鼎燃对那个快递员说:“那个寄信来的人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快递员形容了一下,然后指着罗风手里的数码相机,说:“就是这个人!”

罗风正好调到了相片文件夹中的一张照片,上面,张秘书正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着。

张秘书明明死在了地下室里,他又怎么可能到快递公司去寄信呢?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。罗鼎燃又问快递员:“他是什么时候来寄的信?”

“今天上午。”

“那为什么他要你现在才送过来?”

快递员迟疑了一下,说:“其实,不是他让我们现在才送过来的,是另外一个人让我们晚一点送过来,还拿了一笔钱给我们。”

罗鼎燃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他把张秘书的数码相机抢在手中,在照片文件夹里调出了一张照片,是他、张秘书、老何,还有几个心腹手下的合影,递给快递员,问,“你看看,这张照片里有那个人吗?”

快递员看着照片,指着老何说:“就是他!”

这一下,罗鼎燃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张秘书跟踪美美,老何跟踪张秘书。当张秘书知道了美美用照片敲诈罗鼎燃吸食*,他受到了启发,也用女尸和宝马车的照片来敲诈罗鼎燃。而当老何知道了罗鼎燃的伎俩后,也决定用同样一招来对付罗鼎燃。老何看到张秘书走进快递公司后,就花钱让快递员晚点来,他先送来了他拍的照片,取走了20万,还嫁祸给了张秘书。

罗鼎燃歇斯底里地对快递员说:“那皮箱呢?皮箱在哪里?”

快递员疑惑地反问:“皮箱?什么皮箱?”

“就是你下午来的时候,取走的那只皮箱!”罗鼎燃大声叫道。

快递员答道:“我下午根本就没来过啊!我也保证,我们公司下午都没人来过……”

罗鼎燃明白了,下午带着头盔来办公室的人,根本就不是“一日到”的快递员,而是老何派来的同伙!他拿走了20万,与老何会和后就离开了这个城市。两个小时,已经足够他们逃得很远很远了!

罗鼎燃暴怒之下,朝着快递员的肚子重重踹了一脚,叫道:“气死我了!“他颓然跌坐在老板椅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
快递员见势不妙,连忙溜出了办公室。

第9节

“滴滴滴……滴滴滴……”罗鼎燃的手机响起了短促的叫声,是有短消息进来了。罗鼎燃看了一眼,立刻瞪大了眼睛。

短信是老何发来的,上面只有几行字:“我已经在飞机上了,不用挂念。拿走20万的快递员,是我的老婆。就和你所说的借口一样,她得了重病,需要住院治疗,这20万我用来给她治病的。底片还在我这里,要是医药费不够,我会继续找你的。”

再打过去,老何的手机已经关掉了。罗鼎燃猜,说不定老何已经把手机卡拆出来扔掉了。

罗鼎燃腾的一声跳了起来,对罗风说:“快!我们去机场!”

乘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,罗鼎燃才想起宝马车还在汽修厂里。罗风连忙说,他去取辆别克车来接罗鼎燃,然后向停车场外跑去。

罗鼎燃狂怒地埋着头,在原地走来走去。突然之间,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刹车声,回过头去,他看到一辆车头上写着“一日到快递”的面包车向他撞了过来。

“砰……”

罗鼎燃被撞到空中,然后重重地落下。他赶到全身剧烈疼痛,鲜血缓慢地从他的肋下流淌了出来,形成一片血泊。罗鼎燃依然保持清醒,他朝着面包车上的驾驶员叫道:“你开什么车?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撞我?看我不整死你!”

驾驶员正是那个戴着头盔的快递员,他转过头来,对同事说:“妈的,撞伤了人,还是个公司老总,不知道这次要赔多少钱了。要是撞残废了,说不定我要养他一辈子!”

“那不如……”他的同事的声音小了下来。

快递员点了点头,然后发动了面包车。

车轮从罗鼎燃的身上碾过来,再碾过去,碾过去,又碾过来……